享受美食更要兼顧健康。

年輕女孩,懷孕卻變成了腫瘤,妊娠風險還是應該知道一點


深藍醫生女孩二十出頭,剛結婚不久,長的白白凈凈,一臉溫柔,旁邊跟著一個大男孩,長的高高大大,和女孩形成了一個較大的反差。小夫妻二人忙裡忙外收拾東西,各種零食裝袋...

- 2018年6月14日23時52分
- 深藍醫生

深藍醫生

女孩二十出頭,剛結婚不久,長的白白凈凈,一臉溫柔,旁邊跟著一個大男孩,長的高高大大,和女孩形成了一個較大的反差。

小夫妻二人忙裡忙外收拾東西,各種零食裝袋,牙具臉盆等生活用品擺放整齊,很快就把病床和床頭柜子收拾停當。

女孩是在結婚3個月後發現懷孕的,可是反覆彩超檢查卻沒有發現胎心和胎芽,考慮葡萄胎,化驗結果提示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HCG)異常偏高,婦科給她做了清宮手術,本以為治療結束,可術後連續監測血HCG,卻發現這一數字並沒有隨著清宮手術回落到正常,而是短暫下降後再次升高,胸部CT檢查也提示了雙肺多個結節,考慮轉移瘤。

綜合診斷侵蝕性葡萄胎並雙肺轉移。

生活中,有不少女性都有過葡萄胎的經歷,葡萄胎是由妊娠後胎盤的絨毛滋養細胞增生、間質水腫形成,表現為大小不一的水泡,形如葡萄,故稱葡萄胎,也叫水泡狀胎塊。葡萄胎分為兩類:完全性葡萄胎:胎盤的絨毛組織全部受累,整個宮腔充滿水泡,無胎兒及胚胎組織;部分性葡萄胎:部分胎盤絨毛腫脹變性以及水泡樣組織,可見部分胚胎,但胎兒多為死亡狀態。

一般來講葡萄胎較少有不良預後,徹底清宮並血HCG轉陰後隨訪一年,如果沒有出血及其他症狀就算痊癒了。

但侵蝕性葡萄胎就沒有那麼簡單了,侵蝕性葡萄胎屬於妊娠滋養細胞腫瘤的一種,它是由良性葡萄胎惡變而來,可以侵犯到子宮的深肌層並發生轉移,所以不及時治療患者甚至有生命危險。

妊娠滋養細胞腫瘤包括侵蝕性葡萄胎和絨癌,臨床診斷主要依賴血HCG的測定,葡萄胎清除後或妊娠結束後血HCG升高或持續不降,以及影像學檢查發現存在轉移病灶的情況下,首先考慮侵蝕性葡萄胎或絨癌的可能。一般葡萄胎清宮後常規需要送檢病理,如果發現退化的絨毛或退化的絨毛陰影,則診斷侵蝕性葡萄胎,如果沒有發現絨毛結構,則診斷絨癌。但病理學檢查結果僅為診斷侵蝕性葡萄胎或絨癌的客觀證據,主要的檢測依據還是血HCG。

女孩經婦科的一系列檢查後確診為侵蝕性葡萄胎並雙肺轉移,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化療了。

第一個周期化療的時候,女孩反應較輕微,有說有笑,一旁的大男孩剝好荔枝一顆顆的餵到女孩嘴裡,照顧的無微不至,因為化療也沒有太多的影響進食,所以第一個周期就這樣完美收工了。

但是化療結束後,女孩出現了較重的骨髓抑制,也就是白細胞下降的比較厲害,雖然已經出院,但女孩不得不反覆回醫院打升白細胞的針,反覆抽血查血常規。好在第二次來的時候,白細胞檢查合格,第二次治療也算是順利的開始了。

這次的化療反應較第一有所加重,整個治療期間女孩進食很少,雖然沒有嘔吐,但也出現了噁心不適和乾嘔,嬌小的身軀蜷縮在病床上,一臉的無辜。

女孩越發顯得瘦弱,連續幾天的難受後可憐兮兮的問:醫生,化療什麼時候才算結束啊,再這樣化療2個周期,估計我就要掛了。說話的時候一臉惹人憐愛的樣子,一旁的大男孩忍不住颳了一下女孩的鼻子。

第三、四次的時候,隨著治療周期的增加,副反應加重,女孩單薄的身體越發瘦弱,進食困難,頭髮大把的脫落,好在假髮戴上以後也沒有影響女孩的形象。

複查結果提示肺部的結節已經消失,血HCG也降到了正常水平。

侵蝕性葡萄胎治療前需要醫生根據實際情況給予評估,對於低危型患者,無生育要求且沒有子宮以外轉移的,可以進行子宮切除,並同時化療,至血HCG恢復正常後停止化療;而有生育要求或低危有轉移的患者則首選化療,化療要一直持續到血HCG完全恢復正常,然後再至少化療1個周期後才可以停止。

而對於高危型患者,治療就複雜的多,需要根據轉移病灶的具體部位,制定不同的治療方案,包括手術、化療、放療以及局部治療等。治療停止時間一般要在血HCG恢復正常後繼續化療3個周期為止,防止後續腫瘤復發。

女孩雖然已經出現肺轉移,但綜合評估屬於低危型,所以在3個周期化療HCG轉陰後,繼續化療1個周期結束。

聽到治療結束的消息後,女孩雖然化療反應還沒過去,但也表現出了異常的興奮,緊靠著男孩蜷縮在床上問個不停,包括以後的注意事項,怎麼複查等,甚至問到了什麼時候可以再要孩子。

侵蝕性葡萄胎治療結束後應該嚴密隨訪,要求第一年每個月隨訪1次,一年後每3個月1次至三年,然後每年1次,共計五年,隨訪的內容除了血HCG是必查項目以外,還應該關注有無異常的陰道出血,有無咳嗽咯血等情況,並做婦科檢查。若有HCG異常或其他症狀時,要考慮進行超聲波或胸部CT檢查。嚴格避孕1年,若有生育要求,可以考慮在化療結束1年後妊娠。

侵蝕性葡萄胎對化療藥物十分敏感。治療越早效果越好,經過積極規範治療後,其治癒率可達80%一90%。

強調一點,對於滋養細胞腫瘤,不管是侵蝕性葡萄胎還是絨癌,積極規範、足量足療程化療是治癒的關鍵,一旦首輪治療不徹底,後續出現復發或再次出現轉移,治癒率就大大下降了。

這個女孩首診侵蝕性葡萄胎並雙肺多發轉移,柔弱的身體雖然經歷了不小的痛苦,但從化療結束的一刻,她已經基本恢復自由了。

她們像初次來的時候一樣,收拾完隨身物品,把周圍打掃的乾乾淨淨,一切都收拾妥當。走出病區的一刻,女孩回過頭來和醫護人員揮手告別,美麗的笑臉寫滿了燦爛。

(圖片來源於網絡)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