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美食更要兼顧健康。

醫學沒有國籍,但醫生都有自己的「父母」


吳帥醫事評論上篇文章,批評了一個流氓群體。獲得點讚的同時,也收穫了不少的罵聲。有人對我提供的事實視而不見,還問我要事實,甚至辱罵我。這樣的人,要不自己就是流氓,...

- 2017年10月25日00時00分
- 吳帥醫事評論

吳帥醫事評論

上篇文章,批評了一個流氓群體。獲得點讚的同時,也收穫了不少的罵聲。有人對我提供的事實視而不見,還問我要事實,甚至辱罵我。

這樣的人,要不自己就是流氓,流氓愛為流氓打抱不平。要不就是眼力很差,辨識不出流氓行為。

任何人如果是誠心誠意批評某個具體中醫,批評某種中醫療法,那是正人君子,我們要給贊,並且可以交流。但如果因為一種藥物、一個醫生的局限和短處,就要顛覆推倒「中醫」這個整體概念,這種行為就是耍流氓。

批評中醫不是黑中醫,但一刀切的否定和中醫有關的一切,那就是真的中醫黑。

這種邏輯,就好像一個人做了件別人眼裡的「壞事」,就以此草率將這個人定性為壞人。因為這個壞人,將這整個家族定性為壞家族。如果這樣,都不算耍流氓,那什麼樣的行為才屬於耍流氓?

再說說針對丁香園的批評。你要深究某種中藥是否致癌?請的不是權威的中藥專家,而是西方院校畢業的生物學博士來解讀,是什麼用意?請了就算了,為什麼不增加一個中醫藥專家的觀點,達到平衡?

全面客觀評價一個藥物事件,一是需要專業性支撐。二是需要一正一反的觀點呈現。三是採訪需要呈現公權力機構的權威意見。

媒體違背了這個最基本的新聞評論常識,那就是作惡,不專業就是最大的惡。因為你面對的是千百萬的受眾,他們會接收到這種極端的觀點。很多中醫師已經提出抗議,因為有很多病人受到這些文章的蠱惑,增加了他們工作的難度。

中醫今天此時此刻的樣貌,是古代的中國人醫生和現代的中國人醫生共同努力的結果。當前的醫學發展,西方暫時領先於東方,話語權和資源集中在西方。但這不足以成為我們嫌棄自己父母「落後」和「無知」的理由。反而需要繼承前人的奮鬥向上精神,不自卑不氣餒,愈加愛惜我們父母的臉面,為他們爭口氣。

事實上,作為個體,我們有今天的這個頭腦機器,能夠學習知識和掌握技能,能夠有做好事情做好人類的本領,大部分功勞是拜父母所賜。沒有千百年來,一代代父母們的學習進化,哪裡會有今天這個能夠學習進步的自己?

那些武斷判斷我們父母們一切思考和發現價值為零,要扔進垃圾箱的人,他們的真正用意是什麼?可以好好思考這個問題。

善意的批評,可以促進人的進步,善意批評自己父母的人,可以視同為良師益友。

惡意顛覆抹黑,則性質有天壤之別。他們本意只是為了扼殺消滅對手,侮辱譏諷你的父母們。這樣的人,很多時候,也不需要仇恨和敵視,只需要拉到路人層面,就足矣。

醫生沒有國籍,但我們都有自己的「父母」。中國變成今天的這個樣子,一大半的功勞歸功於我們的一代代父母。

所以,黑我父母者形同陌路。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