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美食更要兼顧健康。

大變局背後的大格局


健康報  非首都功能疏解正改變著北京的醫療衛生資源布局,新的北京地區醫療生態進入培育生長期。近日,本報記者採訪多位局內人和一直關注非首都功能疏解的旁觀者。他們對...

- 2019年4月18日12時06分
- 健康報

健康報

  非首都功能疏解正改變著北京的醫療衛生資源布局,新的北京地區醫療生態進入培育生長期。近日,本報記者採訪多位局內人和一直關注非首都功能疏解的旁觀者。他們對北京地區衛生健康事業奮力生長,以及我國醫療衛生資源加速質變、有序流動的態勢頗有感觸。

  「城市,讓生活更美好」,這句很多人張口就來的話,在新時代正一步步變為現實。北京,我國城市中最特殊的一員,正通過衛生資源加速流動,為市民提供更優質的健康生活。這種變革不僅有宏觀視角,也涉及種種細節。不過,所有的改變,都指向一個目標——建設「健康北京」。

  一道不簡單的「算術題」

  「根據相關規定,需對北京安貞醫院通州院區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進行第二次信息公示,接受全社會的監督。」2月25日,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貞醫院官網發布的這條消息從另一個側面告知公眾,安貞醫院通州院區項目進入實質性階段。不過,這條信息背後還隱藏了一點關鍵信息:安貞醫院通州院區投入使用後,原來老院區的床位將進行壓縮。按照一位不願具名的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官員的話講,「要明顯壓縮」。

  從這些新動向中,公眾感受到了北京醫療衛生資源動態調整的魄力,看到了在疏解中求發展的姿態。在今年2月20日召開的2019年北京市衛生健康工作會上,北京市衛生健康委黨委書記、主任雷海潮向全市衛生系統通報了變化中的積極進展。其中,北京天壇醫院新院實現開診,疏解核心區醫療床位950張;北京友誼醫院通州院區開診;北京同仁醫院亦莊院區擴建、北京口腔醫院遷建等項目取得進展;北京安貞醫院通州院區、北京朝陽醫院常營院區、北京友誼醫院順義院區、首都兒科研究所通州院區、北京急救中心通州分中心、北京市疾控中心遷建和衛生職業學院新院區等項目加快推進。

  一邊是北京核心城區,一邊是副中心、天津和河北地區;一邊是醫療衛生資源集中明顯,一邊是有強有弱、資源不均。如何在更大範圍內將醫療衛生資源引向更規範、更合理,並不是一道看似加加減減的算術題,其背後需要下大力氣破解「密碼」。國務院批覆並正式對外公布的《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給出了大原則:疏解大型醫療機構;嚴禁在核心區新設綜合性醫療機構和增加床位數量;引導鼓勵大型醫院在外圍地區建設新院區,壓縮核心區內門診量與床位數。

  雷海潮介紹,北京正在謀劃的20多個疏解項目,基本是向五環外發展,將來整個衛生資源的分布會更體現均衡性。他也指出,這些項目需要花10年~15年來完成。

  國家衛生健康委衛生髮展研究中心醫院管理與改革研究室主任黃二丹指出,在全國各城市,北京醫療資源的治理是最複雜的。從國家級,到省級、地市級、區縣級,這些機構舉辦主體多樣、隸屬複雜。疏解非首都功能是一個契機,也是優化北京醫療資源布局和結構的一個抓手。

  「無外乎公平與可及」

  值得關注的是,北京新增產業的禁止和限制目錄,2018年版比2015年版更加細緻,且有很多不同。其中,東城區、西城區在禁止新設醫院、門診部和診所外,提出允許建設法人和其他組織設置的僅提供對內服務的門診部、診所,以及國醫大師、首都國醫名師舉辦的中醫診所。而朝陽區、海淀區、豐臺區、石景山區的五環路以內,雖然要求禁止新設三級醫院,但是不排斥面向國際交往中心服務的中外合資合作醫院。

  雷海潮說,疏解的目的和衛生髮展的目標、原則是一樣的,無外乎公平和可及這兩點,也就是要增強老百姓對服務的可及性和衛生服務的公平性。「從2014年就開始謀劃資源疏解工作。然後花了兩年的時間,做了醫療衛生資源疏解的分析和規劃」。

  關於「公平與可及」,2018年發布的《北京市醫療衛生設施專項規劃(2017年~2035年)編制工作方案》對這兩點進行了明確:統籌考慮疏解與整治、疏解與提升、疏解與承接、疏解與協同的關係,整合區域醫療衛生資源,優化醫療衛生設施功能布局,引導和鼓勵優質資源通過整體遷建、建設分院、區辦市管、技術合作等多種方式向資源薄弱地區轉移,促進醫療衛生服務公平可及。

  事實上,無論是非首都功能疏解,還是京津冀協同發展,都為北京地區的衛生健康事業突破行政區劃、在更大空間和範圍內均衡布局醫療資源提供了機會。

  去年年底,北京友誼醫院通州院區實現開診,首日門診量達到了1700人次。該院黨委書記、理事長辛有清說,北京友誼醫院未來一院多址布局,符合新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能夠彌補部分地區優質醫療資源的不足的問題。在他看來,北京友誼醫院多院區實行一體化管理,建立科學、精簡、高效的領導運行管理機制,可以提升醫院運行效率,增強醫院發展活力和競爭力。

  疏解中要延續質量

  去年10月,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完成整體搬遷。提及過往,該院常務副院長王擁軍仍「心有餘悸」,從去年5月16日開始,為這項工作做了各種預案,一直演練到10月份,總共幾百場。演練期間,需要糾正的細節總結起來寫了幾萬項。

  疏解工作具體到實踐層,確實不易。辛有清介紹,在通州院區建設籌備期間,基礎設施提升改造同時作業200餘項,設備接收與安裝調試緊鑼密鼓同步進行,人員招聘、信息化建設、培訓等工作貫穿始終。「有的職工在通州工作一個月未回家。」辛有清說。

  除了具體施工過程中的難題,如何讓疏解達到最優效果,更考驗改革者的決心和魄力。黃二丹表示,委屬委管、駐京部隊等大醫院一半以上患者來自外地。但目前,大部分疏解的醫院以市屬醫院為主,在疏解過程中,不能把壓力都集中在北京市屬機構,應有所調整。雷海潮介紹,從目前的進展看,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等均參與了資源重新布局的規劃之中,其中北大人民醫院通州院區預計將在今年開診,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大興醫院已經破土動工。

  有序疏解,是不少人的共識。黃二丹表示,首先要保證這些醫院疏解之後有較好的病源環境。不能是醫院去了,周邊服務人口還沒到,經濟也沒發展起來,造成醫院閒置或服務不足。第二,醫院辦新院區,以政府投入為主,不要影響醫院本部的運行和發展。第三,強化信息化體系的完善。如果沒有信息化的支撐,醫療質量難以保證。

  「疏解多少算恰到好處?」黃二丹強調,應當有一個大致疏解目標,既要讓門急診患者減少,也要讓住院患者有所降低。總之,要延續醫療服務的質量,同時保障其在可監測範圍內。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